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市民被出租车连续拒载9次投诉手续繁琐低效

来源: 时间:2018-08-07 10:22:49

市民被出租车连续拒载9次 投诉手续繁琐低效

“不走!”

“去不了。”

“你打别的车吧。”

……

近日,多位市民向本报反映,出租车拒载现象普遍,有的乘客甚至一口气被拒载了九次。

“有能耐你投诉我去啊!”听说去大约2公里外的一个小区,东单路口北一位正“趴活儿”的出租车司机理直气壮地一口拒绝。昨天,本报分路探访“打车难”。

北京站:趴活儿不到50元不走

上午10时50分,中粮恒基夹道南端、站前街对面的过街天桥下,“京BJ8258”等十多辆出租车正在路边“趴活儿”。

十多分钟,没有一位乘客能“上车就走”。一位背着行李包、拎着塑料袋的小伙子,接连问了3辆车都没有成行。最后跑到自行车道,终于拦下第二辆空驶的出租车。

过街天桥西侧,天马出租车公司“京BJ4879”在路边停了30多分钟一直没走。司机手里一边揉着核桃一边和其他司机闲聊,期间至少有5拨乘客过来询问,均未搭载。一位穿军绿色外套的老人和司机讨价还价一番,当听说“不打表最低价50元,否则不走”后,老人绕到副驾位置,想记下司机的运营号投诉,没想到运营牌被遮了个严实,既不见司机照片、姓名,也不见运营号、投诉。

11时16分,一位穿皮夹克的中年男士急匆匆走来:“东交民巷,走吗?”刚问完头一辆车,后面的天马、银建、华堂等三四辆出租车(京BK8608、京BL0695、京BH0270)的司机异口同声:“不去!”沿街边走边问,再穿过马路,男士接连被九辆出租拒载,一直从北京站东街走到200多米外的长安街附近,才打上车。

“北京站附近出租拒载特别严重。”在东单上班的陈女士说,“不止一次,打了十多辆车没有一个走的,都嫌路近。”

国贸桥:出租车定向行驶没商量

18时32分,在国贸商城边拦下一辆刚下客的出租车。没等上车,司机就摇下车窗:“去哪儿啊您?”

听到要往东走,司机赶紧摆手:“不去不去,太堵。”说着,一脚油门准备离开。这时,一位去北三环静安庄的乘客过来,司机爽快地答应了。

又连续拦下3辆龙庆峡、北汽和新月公司的空车,司机均明确表示“不往东去”。从19时到19时45分,先后拦下8辆空车:4位司机听到去机场或北边均没有拒绝;另4位司机听说往东或往南去则表示怕堵不走。

过了20时,国贸桥下陆续出现了不少空车,此时却变成了“只去通州”,20元一位不打表,凑足4个就走——分时段、挑有赚头的线路走,让这里的出租车根本不像公共交通工具。

潜规则:拒载也有连锁效应

“看见前面的车拒载,后面紧跟着的出租车通常会一脚油门闪过去。”一位的哥透露业内潜规则,“凭什么捡别人不要的‘瘦活’?谁都得交份儿钱,谁都怕堵车、怕放空车返回。”

家住海淀某小区的余女士就有这样的遭遇。一次,小区门口五六辆出租车排队等候客人,一听她去的地儿十多块钱就到了,第一辆车拒载,后面两辆想都没有想也不拉。第四辆车碰上位“的士之星”,司机犹豫了一下让她上了车,但挺不乐意:“这儿常有去机场的,谁都爱挑那样的活儿!”

事实上,大多数的哥也反感“拒载”——损害行业名誉的同时,对守规矩的司机来说极不公平。“如果不遏制的话,拒载就会成为出租这个行业的通病。”北汽劳模的哥徐清对说。

本报 童曙泉 刘可

分析

投诉难阻拒载肆无忌惮

“你懂什么叫拒载吗!”“投诉?你爱上哪儿上哪儿!”于女士在东单体育馆路口打车被拒载,要投诉,却被新月出租公司的司机羞辱了一顿。不过,此后她的投诉经历,似乎验证了的哥拒载为何不怕投诉。

于女士第一步是记下车号、运营号;第二步,好不容易拨通出租车公司投诉,接线员爱搭不理。她不得不选择第三步——打114查询交通管理部门投诉;第四步,打通后被告知要发“情况说明”传真,接线员不负责记录;第五步,发完传真后对方表示一个月内才会有结果。近一个月后,公司反馈:“司机停开一周,参加学习。”

“如果乘客没上车就被拒载,不能记下运营号,不知道投诉,或是没有传真、耗不起时间,都没法投诉……”于女士说,如此繁琐的手续,如此低效,也是乘客特别是外地乘客遭拒载后不得不忍气吞声的主要原因之一。

也有的哥透露,直接投诉到公司的其实有许多不会真正受理、处罚,公司对这方面管理并不严格。“一些小公司还指望这些司机出车交份儿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