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妻子遭强暴后怀孕不育丈夫提离婚

来源: 时间:2018-08-12 23:14:07

妻子遭强暴后怀孕 不育丈夫提离婚

在王涛的起诉书上,看到,他的诉讼请求有三个:解除原被告的婚姻关系;要求被告萧红返还其父治病所借原告家现金五千元;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五万元。

得知妻子怀孕 “他在我床前发誓说,孩子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他自己不能生育,他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人。”

妻子要做流产 “他写保证书向爱人保证,愿为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奉献爱心,奉献一切。”

丈夫起诉离婚“在她多次纠缠下,被逼写保证书,事后倍感委屈。”

丈夫:想离婚是因“感情不和”

昨日下午1时许,联系萧红的丈夫王涛,此时的他仍在外地上班。他承认的确把妻子萧红告上了法院,并说,和妻子感情一般,想离婚的原因是“感情不和”,至于其他的事,他不想多说。

妻子:不想孩子没有完整的家

昨日上午,见到萧红时,她说再过两天就怀孕6个月了。提起婚姻,萧红一直在哭泣,“组成个家不容易,我不想离婚,我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完整的家。”萧红说,到现在为止,她都认为自己和丈夫的感情很好,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她希望能够把这个家继续维持下去。

律师:保证书没有法律效力

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律师韩朝泽称,对男方而言,该腹中胎儿与男方没有血缘关系,且也没有形成收养关系,对男方产生不了法律约定义务;对女方而言,该保证书只是一种道德给付性质,对男女双方均不产生法律上的约束力。

萧红与王涛的结合,曾经让许多乡邻羡慕不已。但是几天前,就在妻子怀孕近6个月时,他们却对簿公堂,丈夫提出离婚。是什么原因导致这对夫妻走上法庭,背后又有什么隐情?

结婚4个月后丈夫提出想领养孩子

31岁的萧红是蓝田县一所小学的教师,2007年,经人介绍,和附近村子的王涛认识。2008年,两人相处近一年后登记结婚,在萧红看来,老公王涛人很老实、正直、真诚,尤其是对自己很好,也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结婚4个月后,王涛找萧红谈了一件事情,“他说,想领养个孩子,他家人也有这个想法。”萧红说,她当时坚持要自己生娃,可说完这话后,她感觉丈夫的神情怪怪的。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到了2009年的10月,萧红还没有怀孕的迹象,“一开始,我以为我自己有问题,就去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我是正常的。”此时,萧红怀疑,是不是丈夫有问题,就一直催促丈夫去医院做检查。

2010年10月确诊丈夫不能生育

2010年国庆节,实在拗不过妻子,王涛同意去医院做检查,医院诊断王涛是“无精症”,没有生育能力。

一纸诊断报告,犹如晴天霹雳一样,给一心想做母亲的萧红当头一棒。“我当时感觉天都塌了,命运为什么对我如此的不公……”看着妻子难受,王涛就劝说妻子,将来一定会对她好,实在不行,做个试管婴儿。“我查了,好像全国有五家医院可做试管婴儿,但丈夫无精子,取不了丈夫的,只能用精子库的,且受孕率只有七分之一,还要花费七八万元。”萧红说,当时和家人一商量,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

萧红说,当时她的心里也很矛盾,就想提出离婚,“但丈夫不同意,说会一辈子对我好,用其他方式来补偿我。”后来,因父亲生病了,再加上工作要调动,离婚的事就没再提。

由于孩子的事,让萧红越来越感觉到压力,尤其是在农村这个环境下,婚后无子更是成为许多人议论的话题。

2010年12月遭遇意外,有了妊娠反

在王涛的起诉书上,看到,他的诉讼请求有三个:解除原被告的婚姻关系;要求被告萧红返还其父治病所借原告家现金五千元;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五万元。

2010年12月遭遇意外,有了妊娠反应

2010年12月,因为要照顾生病的父亲,萧红急切想把自己的工作调到距离父亲最近的地方。

那天,萧红和领导约好了谈工作的事,但是等到很晚,领导也没来,说改天再谈。丈夫的不育,因孩子问题和丈夫的隔阂等等,让萧红的“心情很失落,也很难受。”“大概晚上10点多的时候,我正走路,被人从后面打晕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强暴了。”萧红说,在农村,这种事是不光彩的,而且更多人知道了对自己名声不好,当时她就没报警,一路哭着跑回去,到家后已是半夜。

因丈夫在外地工作,萧红没给丈夫说,“我担心因为这事,给夫妻感情蒙上阴影。”可是40天后,萧红有了妊娠反应,经常呕吐,她不想再隐瞒了。

2011年春节丈夫写保证为孩子奉献一切

今年元月的一天,萧红给王涛打,让其回家,说有重要事商量。回到家,萧红就告诉丈夫自己怀孕了,并把自己遭遇强暴的事如实说来。“咱们买点药打掉吧!”萧红说,当时丈夫坚决不同意。“他在我床前发誓说,这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他自己不能生育,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人。”

后来,过春节时,萧红再次提出孩子的问题,担心丈夫将来不养孩子,“后来他就写了保证书。”

在王涛写的保证书上看到,“我向爱人保证,愿与妻子共同将孩子抚养成人……我愿为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奉献爱心,奉献一切。”落款有名字和时间。

2011年3月陪妻孕检后,丈夫说要离婚

有了丈夫的保证书,萧红觉得自己应该有了保障,而且公公婆婆也对她很好,“想吃什么,婆婆就给我做什么。”丈夫还不时地给萧红购买营养品,上班走之前,还给她留下600元钱,让她注意营养。“他工资不高,给我600元,我担心他没钱花,又给了他100元。”

今年3月13日,孕检的时间到了,丈夫王涛一早就陪萧红到西安检查,“丈夫在医院挂号,缴费,跑前跑后。”此时的萧红感觉自己很幸福,虽然之前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是丈夫在尽力承担一份做丈夫及准爸爸的。

检查结束后,因丈夫要返回外地上班,就让萧红自己乘班车回蓝田。刚回到娘家,萧红就接到了丈夫的,“他在中,哼哼唧唧了好一会儿,估计是不好说,最后才说,咱们离婚吧,我问为什么,他说是孩子的事情,并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要不你就做人流,要不就离婚。”萧红说,早上还好好的,尽心尽责,现在却一下子变了,她有点接受不了。“丈夫还找了当时的介绍人劝我,但我拒绝了。”萧红说,父亲重病,孩子已经几个月了,如果做了人流,身体受不了,“再说这事,也没敢告诉父亲。”

直到6月9日上午,见到萧红时,她都不相信,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2011年6月法院审理,丈夫说倍感委屈

过了一段时间,萧红再也打不通丈夫的,“我怀疑可能被放进了黑名单。”萧红说。

不久,萧红接到蓝田县法院的通知,“说要送达一个起诉状的副本,说丈夫王涛将我告了,要离婚。”萧红说,当时感觉整个脑子都蒙了,丈夫动了真格的了,“我以为他只是吓唬吓唬我。”“我在怀孕期间,不能离婚啊。”萧红说,为了维权,她也聘请了律师。6月7日下午,法院开庭,因涉及隐私,法院不公开审理此案。走进法庭,萧红看到了两个多月未见的丈夫,心里不是滋味,两人对视了一下,都没说话。

在王涛的起诉书上,看到,他的诉讼请求有三个:解除原被告的婚姻关系;要求被告萧红返还其父治病所借原告家现金五千元;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五万元。

王涛在诉状中称,两人婚后因两地分居,感情一般,因自己生理缺陷不能育子,双方同意领养子女,但萧红一直不积极。今年1月,萧红告知王涛自己怀孕40多天,王涛怀疑,要求鉴定,萧红才说是因工作原因被人欺负了,并要求王涛同意其孕育。王涛称,他在萧红的多次纠缠下,被逼写下一份同意其孕育的保证书,事后,王涛倍感委屈,并担心若干年后,孩子被认领,请求法院解除婚姻关系。

蓝田县法院在6月7日开庭后,未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