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男孩遭医生误诊后摘除睾丸

来源: 时间:2018-08-11 21:03:01

男孩遭医生误诊后摘除睾丸

事发医院

本报白山讯 ( 孙立国)儿子右睾丸被摘除,自己流产,临江市马女士称自己祸不单行,本来幸福的家庭已是危机四伏。

3个多月前,马女士儿子13岁的小豪(化名)在临江市医院先被诊断为附睾炎,后又确诊为睾丸蒂扭转并做了右睾丸摘除手术,马女士认为医院有直接。昨日,临江市医院与马女士关于赔偿问题的商谈失败。

男孩下体红肿

医生初诊为附睾炎

4月29日零时许,已经熟睡了的马女士被儿子小豪惊醒,“妈,我蛋儿疼!”小豪满头是汗对马女士说。

“我想看,孩子怕羞,我让他爸去看看到底怎么了,他爸看了后说孩子的蛋儿又红又肿,比鸭蛋都大了。”马女士的爱人张贵喜立即开车将小豪送到临江市医院。

“我们敲开门诊的门,值班医生称这种病夜班门诊无法医治,建议到5楼的住院处检查,住院处外科病房值班医生看了一眼说是附睾炎,告诉我们打消炎针就好了,去门诊或者家附近的诊所都可以,我们当时问他用不用住院,医生说不用。”马女士称,张贵喜看到小豪的睾丸肿大而且孩子一直喊疼,曾两次提出孩子病重是否需要住院,但医生都表示不需要。

马女士夫妇带着小豪在临江市医院门诊打完消炎针后回家,天亮后再次带着小豪来到临江市医院,在开完消炎药后,医生建议做彩超检查一下,彩超检查报告单上注明:右睾丸扭转待排,建议进一步检查。

“当时开彩超检查处方的郭医生称她看不明白,带着我去找普外的主任医师马医生看,马医生看了一眼就说附睾炎,建议继续消炎治疗。”马女士带着儿子继续打消炎针,但始终不见好转,小豪仍旧疼得直叫。

二次拍彩超确诊为睾丸蒂扭转

4月30日,小豪已经无法走路,5月1日,小豪已经坐不住了,马女士立即带着孩子去临江市医院要求住院治疗,“因为在门诊还有一针没打,办理住院治疗后需要把这针退了,退完药回来时,小豪跟我说,住院处的郑医生在找我,我赶紧找到郑医生,当时郑医生表情很严肃,我看他拿着彩超报告单说着什么扭转、严重的话,然后建议我再给小豪做一次彩超。”马女士拿着第二次彩超报告单给主治医生看,医生确诊为睾丸蒂扭转1080度,也就是睾丸扭转了3圈,必须手术治疗。

5月1日小豪住院治疗并做了手术,医生告诉马女士,她儿子的右侧睾丸保不住了,必须切除,马女士听完一下瘫在了地上。

“当天手术是在晚上,需要交押金,我身上也没带那么多钱啊,就跟孩子爸说我去刷卡,结果下楼时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当时还有个护士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刷完卡就回到了7楼。当时有尿裤子的感觉,我和我姐说了,我姐知道我怀孕了,害怕会造成流产,于是和我去了厕所后,看看也没有什么变化就没在意,第二天我就开始流血了。”马女士说,5月7日在临江市医院检查为先兆流产,15日在临江市友谊医院做了清宫手术,“我爱人和他姐姐对我都有很大的埋怨,我爱人以前从来没和我红过脸,可现在每天都看不到笑模样。”马女士和张贵喜是再婚,小豪是马女士和前夫的儿子,马女士一直想给张贵喜生个孩子。

医院承认误诊

赔偿数额与家属要求差距大

昨日,来到临江市医院,“已经做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属于三级丁等医疗事故,小豪属于九级伤残,我们医院负主要。”医院院长李店珂直截了当地说。

李店珂表示这起医疗事故在院方,首次诊断为附睾炎是误诊,误诊导致小豪的病情恶化,“马医生67岁了,是我们的老院长,退休后返聘的,对这件事他非常遗憾,都掉眼泪了,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马医生回忆当天的情况,现在具体怎么回事他自己都已经说不清楚了。”李店珂说,睾丸蒂扭转的病例在临江市医院很少出现,多年没有该病例,而小豪这个年纪的孩子附睾炎的发病率比较大,“我们谁都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但还是出事了,总之都是我们的,是医生的疏忽导致的。我们该承担的必须承担。”李店珂说。

李店珂称,马女士提出的赔偿金额非常高,与相关法律规定不相符,从8月19日起,就赔偿的问题,院方与马女士开始接触,但始终没有实质性进展。

据了解,临江市卫生局在23日召集临江市医院主要领导开会商议,24日,一份关于赔偿的具体金额已经得出结果,医药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费、残疾补偿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小豪需要的二次手术费共计8万元。李店珂称马女士对该条件并不接受,马女士提出的赔偿额要远远高于医院按规定计算出的额度。

马女士称,儿子右睾丸被摘除,对小豪的伤害及自己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我一直瞒着我儿子,不敢告诉他这个现实,孩子正处于青春期,才13岁,这对他将来的成长太不利了。”马女士及家人称已经把想法和医院方面表达清楚了,目前正在等待医院的进一步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