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夫妻阻拆迁遭撤职威胁为保饭碗离婚

来源: 时间:2018-08-30 19:14:46

夫妻阻拆迁遭撤职威胁 为保饭碗离婚

杨崇文来到本报讲述拆迁与她的离婚风波。摄影:本报 夏德锐

云南信息报9月14道 她说拆迁确实已经弄得自己夫离子散了。“领导在会上公开说了,公职人员不配合拆迁的开除公职”,为保住自己的权益,也保住在农业局工作的丈夫的饭碗,他们只得出此下策——离婚。

近日,保山龙陵县的杨崇文来到本报,讲述拆迁与她的离婚风波。

妻子

“不签,会让老公丢饭碗”

据杨崇文介绍,她是龙陵县的一名普通下岗女工,但这一年来,她的名字却与“钉子户”、“英雄”等联系起来。她在自家楼前挂起了“学猪坚强”的标语,她与“姐妹”到街上散发传单,她到省城上访,还差点被龙陵公安机关拘留(下发了拘留通知书后又被“暂缓”了)。她说这一切都缘于一年前的那张拆迁通知。

今年1月,龙陵县龙山镇政府下发了《龙陵县龙山中路农贸市场片区旧城改造项目拆迁改造实施方案》,要对龙山中路农贸市场片区进行改造,项目用地总面积36641平方米,涉及到包括杨崇文家在内的72户。

“我们住了这房子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说拆就要拆了!”杨崇文说。2009年1月,杨崇文所在龙陵县医药公司改制,她们一批女工下岗,单位将公司的办公大楼分给她们。“当时除了分得的部分,我自己到处借钱凑了18万,才买下这个四层楼房。”此后作为商铺出租给别人,现在还有约10万的欠款。

“我们的商铺在临街第1排,改造后却要回迁到第4排,没了区位优势,面积和原来差不多,却还要补50万元!这是什么道理!”她说,政府给出的补偿方案他们坚决不同意。

杨崇文的丈夫苏勇是龙陵县农业局的一名驾驶员,由县农业局下属的二级部门县农业机械化学校(事业单位)借调到农业局工作,享受编制内的工勤人员待遇。“领导在会上公开说了,公职人员不配合拆迁的开除公职”,她说,“农业局的领导多次来找我,让我赶快签,说不签可能会影响我丈夫的工作,要么下放到边远山区,要么开除。还说县里给他们压力,他们也没办法。”

“丈夫顶不住领导的压力,也来劝说我。”为此,他们还一度吵架。为了既保住丈夫的工作,又不“屈服于政府”,今年3月,她和丈夫到民政局离了婚。

此后她孤军奋战,而“8月18日,政府就要强拆我们的商铺了”。为此她和邻居,另一名下岗女工杨爱灵来到省城昆明,寻求帮助。

丈夫

“我们实在没办法了”

“有时我一个人在家,会有种想流泪的感觉。生存怎么那么艰辛!”昨日,苏勇这个43岁的男人在里异常沮丧。他说,这个片区涉及的公职人员不少,今年2月,县领导召集他们这部分人开会,称要他们作出表率,配合旧城改造,“舍小家,顾大家”。还让他们回去做家属的工作。

他本来也不同意政府给出的补偿方案,“现在龙陵县中心商业街的地价涨到每平米2万元,而按照政府的补偿协议,只相当于每平方米3000多元。”然而领导多次做他的工作,让他签协议。

虽然没有领导在公开场合讲如果不配合搬迁,就受处罚,但是他能“感觉”到那层压力。县里各单位也有“不支持拆迁工作影响饭碗”的传言。他的领导还直接去找了妻子。“领导们也有来自上面的压力。”

眼看着别家都签了,他觉得是拗不过政府的。只得做妻子的工作:“签了算了。”为此,他们一度吵架,“我劝一次吵一次。”到后来,妻子也软下来,同意签字,但她说:“你去找钱给我嘛,找得到50万,我们就签。”但让他哪里找钱去?后来二人商量,还不如离婚,“我们还有一个13岁的儿子要抚养,我不能失去工作,而妻子也可以没有任何牵绊地去维权。” 他们离婚后,领导再没为拆迁的事找过他。“很多人都认为我们是假离婚,为了避嫌,我回去见儿子都要偷偷摸摸的,像地下党一样。”

拆迁办

“他们是自己给自己压力”

昨日,联系了龙陵县拆迁项目办负责人、县旧城改造项目综合协调办公室主任黄志强。黄志强表示,龙山中路农贸市场片区改造项目,是一个公益性的项目,以打造商铺为主,使配套设施更完善。“原来的房子占了道路,现在要退后8米”。

他说,杨崇文和杨爱灵安置的房子和原来面积差不多,却要求补偿四五十万,她们的房子只有第一层的铺面是商铺面积,都不足30平米,而二层以上的都属于住房面积,价格远低于商业面积。新建成的楼房都是二层商铺面积,因此她们回迁的话,需要补足多给的面积。“其他70户都签了,补偿标准都一样,就等她们俩了。”

杨崇文和杨爱灵的要求是:要么回迁第一排商铺,面积和原来的一样,补偿新旧差价;要么按政府的方案到第4排,补偿新旧差价。对此,黄志强表示不可能。在项目规划时就征求了户主的意见,政府多给一些建筑面积,户主补偿差价。“如果她们没能力补偿差价,就选择面积小的商铺回迁。不能说又要占大的,又不补差价。”

至于杨崇文夫妇离婚的事,黄志强表示,政府没有给过苏勇单位、也没有给过苏勇本人任何压力,“压力是他们自己感觉到的,不是我们给他们的”。

农业局

“没说过不签就开除他”

随后联系了龙陵县农业局。该局局长毕宏安表示,政府没有下发任何文件给农业局,让他们对工勤人员的家属施加压力。“不签就影响饭碗”的说法“太严重了。”

农业局纪委书记马从云则表示,旧城改造工作是龙陵县近年的一个重点工作,支持这项工作也是每个单位分内的事。龙山路片区,其他家都签协议了,就剩苏勇等一两家,县拆迁办相关负责人就找到他们,让从单位的角度去做一做工作。“我们先做苏勇的工作,再让他去做他媳妇的工作。”

他强调:“这跟饭碗没关系,不可能说因为这个让苏勇的工作受到影响。我们从来没说过不签要处罚他。”至于他们为什么离婚,他称“不太清楚”,具体的补偿协议,他也表示“不太清楚”,“我们只是负责做动员工作。”

苏勇自述

“为了避嫌,我回去见儿子都要偷偷摸摸的,像地下党一样。”

“有时我一个人在家,会有种想流泪的感觉。生存怎么那么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