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女子玩牌聚赌被抓在派出所门前喝农药自杀

来源: 时间:2019-02-04 00:14:59

女子玩牌聚赌被抓在派出所门前喝农药自杀

“玩牌九”7男5女被抓,5名女子中唯一有一名女子被罚款拘留其余4人被放走,最终、被拘处理的女子清晨拿着农药在派出所门前自杀……一起数额不过4000多元,十几人玩牌聚赌的普通赌博案件,因一名当事人的自杀行为而掀起波澜。明光44岁的农妇程芳(化名)在留下“用人格甚至生命担保”的文字后,自杀身亡,目前,当地已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

事发:十几人“推牌九”被抓

昨天12日上午,来到明光市,见到了程芳的弟弟程超,直到此时,程超还有点恍惚,似乎不相信几天前还活奔乱跳的姐姐,现在已和他阴阳相隔。

程超向叙述了他事后了解到的情况。5月2日下午4点左右,在明光市明东街道的一户邻居家,因为是五一假期,很多人没事做,就聚在街道的李从贤家“推牌九”(当地的一种赌博方式),街坊、熟人等很快聚了十几个人,姐姐程芳也在其中,看到别人忙着下注,姐姐也跟着后面下注。

就在姐姐进门不到10分钟,明光市城郊派出所的民警从后门冲了进来,姐姐和另外7男4女被民警带到派出所。

不服:凭什么只处理我一个

“4个女的都被放了,唯独我姐要被罚款拘留。”程超说,当时在赌博现场共有14人,有12人被带到城郊派出所,被带走的7个男子中,有5人受到处罚;而连姐姐在一起的共5个女子中,只有姐姐一个人被处罚,其余4名女子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先后被放走。

在派出所内,姐姐不愿意指认其他人参与赌博,但是承认自己参与了。城郊派出所的民警对程芳做出了500元罚款并处拘留的处罚。“因为2号是放假期间,姐姐家的孩子3号早晨要去合肥,姐姐就提出能否回家收拾下孩子的衣服。”程超说,爱面子的姐姐可能也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被拘留,在交了2000元的保证金后,派出所也同意了拘留可以推迟一点执行,程芳回到了家中。500元罚款和2000元保证金,派出所当时也没给任何手续。

“回到家我姐和姐夫说了这事后,越想越不对劲。”程超说,姐姐当时很气愤,5名女性都参与了赌博下注,可是派出所只对她一人进行了罚款拘留,其他人都啥事没有放走了。“凭什么只处理我一个?”程芳对亲属坚称,在场的14个人全部都参与了赌博,。另外其余4名女子明明都赌博了,却只有自己一人受到了处理,越想越不平的程芳决心到派出所讨一个说法。

噩耗:派出所门前服毒自杀

第二天(3日)一大早,程芳的丈夫陈业飞找到了派出所,反映情况,并表示派出所处理不公,采用双重标准。在丈夫陈业飞看来,被放走的4名女子中,一人身有残疾尚可理解,而另外三人分别是原明东乡某老领导的女儿、侄媳和儿媳,派出所明显在袒护她们。只有自己爱妻一个人被处理,陈业飞也非常不甘。

“我们就这样办的,你再这样闹,你再这样就马上去抓她。”程芳的弟弟复述称,派出所2日当天本来本来开始说拘留姐姐三天,在姐姐当场提出质疑时,已“加重”为拘留10天,看到程芳的家人第二天仍然不依不饶,派出所一负责人再次发出警告。

“你抓吧!”程芳的丈夫干脆回家把妻子接了过来,说“你现在就抓她(指程芳)”。

看到程家人态度坚决,派出所只好又让民警去对另外放走的几个人进行重新调查,并告诉她们:是程芳“抵”你们的,要不是她在闹我们也不会再来找你们。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赶紧给我姐夫打,让他们不要闹了。”程超说,他在里劝姐姐和姐夫,不就2000多块钱吗?把周围邻居都得罪光了,以后怎么办。程超认为,派出所说程芳又在“抵”大家的做法,也让姐姐很难堪,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

5号早晨7点钟,正在瑶海市场内卖水果的程超,突然听到了姐姐自杀的噩耗。一位过路的老奶奶告诉他:“你还在这里,你姐姐已被送到殡仪馆了!”大惊失色的程超丢下手中的活就往殡仪馆赶,发现姐姐真的已经死亡。但当时在场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和民警没让他看姐姐的遗容,直到第二天,在法医进行尸检时,他们才被批准看到遗体。

太傻:这点事为何想不开?

昨天12日上午,在明东街道见到了程芳的丈夫陈业飞,夫妻俩本来经营铝合金门窗生意,如今妻子不在了,陈业飞无心做事,锁上了门,正蹲在门前发呆。

“真是太傻了,为了这点钱就想不开。”周围邻居纷纷说,程芳平时性格开朗,人很直爽,夫妻俩做生意家境也不错,在他们看来,仅仅为了罚款500元和10天的拘留,就舍去了自己的生命,有点太傻了,真不应该,“就这点小事,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丈夫陈业飞告诉,5月4日自杀前的晚上,妻子到了邻居家,和聚在一起的邻居诉说自己的不平,找街坊们给她“评理”,得知这一情况后,陈业飞就打把妻子喊了回来。回家后,妻子也没和他多说话,就睡了,第二天一早,陈业飞得知了妻子在派出所门前自杀的噩耗。至于妻子早晨何时离开家的,他也不知道,他是听街坊告诉他妻子已躺在派出所门口身亡后,才知道妻子自杀的,“派出所没有通知我们家属,而是直接通知了殡仪馆。”

陈业飞事后从目击的邻居那里了解到,妻子大概在早晨6点许从家里出来,是步行的,而第二个目击者看到妻子程芳拐上了大路,向城郊派出所方向走。随后,在6点28分,120接到了有人在派出所门前喝农药自杀的报警。

事发当天上午,陈业飞的老母亲在家收拾东西时,发现了程芳压在床单下的两份材料:一份“情况反映”和一封“写给孩子爸的信”。材料中要求,“恳请依法对参与赌博的14人全部予以公正处罚。”“对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的办案民警予以纪律处分。”在这份被其家人称程芳按上血手印的材料中,自称“参与赌博的人都给其施加压力,说都是反映人闹的。我现在食不甘味,寐不安席……实在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程芳反映:都参与赌博的人在处罚时采用双重标准,“用人格甚至是生命担保,对于在李从贤家的14十四个人,没有一个没有参与赌博的。”自己“受到处罚,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能一视同仁,对不同的人采用了不同的标准……死也绝对不能接受!”

在给丈夫的信中,程芳又充满了感谢之情,并列出了生意上别人已经还来的欠款人和金额。

警方:调查组正在彻查真相

昨天12日,在城郊派出所找负责人未果后,来到明光市公安局了解情况。

“明光市政法委已牵头成立调查组,由检察院主办,正在进行调查。”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警方属于被调查单位,结论以调查组的最终调查为主。

该负责人告诉,目前,程芳在派出所门前自杀的情况属实,案件的基本事实也没有太大争议。对于死者家属的一些疑问,他对进行了解释和解答。

对于赌博行为,当天是群众举报,程芳本人也承认这一事实,派出所是对其依法处理。5日号早晨6点多钟,派出所值班民警起来扫地时,发现了躺在门口的程芳,当时程芳口吐白沫,脸色发青,身边摆着农药瓶,民警立即拨打120并向上级汇报。120和法医赶到现场后,确认其已服毒死亡。按照规定,非正常死亡的,他们就通知了殡仪馆。

“民警绝对不会故意放人的”他解释说,当天是3个民警出警,而现场有十几个人,还有不少围观群众,比较混乱,造成了可能有部分“漏之鱼”。“3个民警能把12个人带到派出所,已经很不容易了。”该负责人说,至于有部分人未受处罚,是因为无人指证,无法形成证据链,“比如,程芳一开始就不愿意指认别人赌博。”在无法印证的情况下,因证据不足,只好放人。对把程芳由拘留3天改为10天,他解释说,派出所没有决定权,只能建议后由法制室核准,10天是符合规定的,开始派出所可能是从和谐角度出发,本想对其从轻处罚。

当天采访时,该市相关领导以及各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正在公安局召开会议,未获准旁听。警方人士告诉,一切以调查组的结论为主,假设一旦发现民警在办案过程中有违规违纪行为,将会依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