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内蒙古草原污水湖超6000亩制药企业大肆

来源: 时间:2018-09-21 09:31:06

内蒙古草原污水湖超6000亩 制药企业大肆非法排污无人管

原本广袤碧绿、一望无际的美丽草原,却有企业常年在这里非法排污,草原上的污水湖臭味冲天,周围村民怨声四起。全国闻名的生物制药基地托克托工业园,却有大量企业非法排污,这背后又有怎样的利益牵绊?环保部门的象征性处罚能否制止企业的排污行为?《经济半小时》继续聚焦消失的水源地,深入内蒙草原,探访令人心惊的草原污水湖。

一、一年中排污半年 臭气笼罩村民难眠

内蒙托克托县地处内蒙中部,黄河上游和中游分界处的北岸,土壤相对贫瘠,盐渍化普遍,然而就在这里,一些从中东部转移过来的企业利用这里地广人稀的特性长期非法排污,给当地居民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对黄河中下游用水安全带来严重威胁,也让本已脆弱的生态环境雪上加霜。

今年65岁的贺节眼家住内蒙古托克托县伍什家镇主力汗村,贺老汉在这住了大半辈子,家里种着30亩地,眼下这段时间正是鉰弄庄稼的关键时候,可贺老汉每天一出门,就禁不住皱眉头,根本没有干农活的心思。

老贺对说,现在对着田里,顺风就闻到刺鼻的臭味,前几年干脆臭得睡不着觉。

在老贺家门前,看到几十米开外有一道引水灌溉渠,托克托县紧临着黄河,贺节眼家的水渠又在在村里离黄河最近,引水方便,原本是近水楼台,种田的好地,可现在这成了村民最不愿意靠近的地方。水渠已经变成了臭水沟,一年当中有几个月流的从上游几个水塘中来的污水。今年遇到时,贺节眼稍微高兴些,因为臭归臭,但这段时间水渠里没淌污水。

老贺告诉,现在还不是水塘排水的时候,这里的水塘一年排2到3次污水,每次要排7、80天。如此算来,每年村民要有半年以上时间要被污水散发的臭味所笼罩,但这还不是老贺最担心的,他告诉,污水排放所用的水渠正是他们引黄河水灌溉农田的水渠。老贺告诉,村里农田已经有部分盐碱化的现象。原本自己院子里还有口井,现在已经彻底不敢喝井里头的水了。老贺把井里的水倒出来,看到,这里的井水已经呈绿色,而这口井早已经成了一口废井。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对贺节眼和村民们影响这么大呢,老贺告诉,水渠中的水是从伍什家镇树林村和姑子豪村附近的氧化塘排出来的。氧化塘,是一种利用天然净化能力对污水进行处理的构筑物的总称。其净化过程与自然水体的自净过程相似。通常是将土地进行适当的人工修整,建成池塘,并设置围堤和防渗层,依靠塘内生长的微生物来处理污水,最终实现无害化。既然是污水处理设施,为什么排放出的水还有如此大的危害呢?来到了托克托县伍什家镇的树林村。在这里,村民们提起村子南边的污水塘,每个人都满腹牢骚。

一位村民告诉,水塘排出的污水对空气有极大的污染,村民住的地方,开窗就有臭味。按照这位村民的指点,从树林村一路向南,走了大约1公里左右,空气中就逐渐出现阵阵恶臭,继续前行恶臭就越来越浓重,同时也能明显感觉到,脚下的土地也越来越贫瘠,地面和沙质土壤完全不同,已经完全干裂了。

步行大约三四公里,来到了一大片开阔的区域,在这里,终于见到了氧化塘。看到,整个池塘的面积约两三百亩,池塘的水呈黑褐色的,而池塘周围则弥漫着刺鼻的恶臭。

在这个氧化塘中,水完全是黑色的,向水中抛了几块石头,可以清楚的看到,溅起的水花是深褐色,在这里,一共发现了3个这样的污水塘,其中两个池塘内壁经过水泥等硬化处理,但是,注意到第三个水塘的四边内壁完全是泥土,没有任何防渗漏措施的痕迹。三个池塘的污水都已经接近饱和。

二、草原黑柳大片死亡 一个污水湖面积就超6000亩

氧化塘本是处理污水的构筑物,理论上说,氧化塘处理后的污水可以用于农业灌溉、水产养殖甚至人畜饮用。然而事实上,这里的氧化塘的作用并没有实现。这些一年当中排放时间长达半年的污水究竟排向了哪里呢?排放的重点又是什么样的状况呢?一路沿着排污沟渠进行了追踪。

在托克托县姑子壕村的氧化塘边上,找到了一个排水口,就在氧化塘周边,还有一些正在铺设的排污管,沿着排水渠一路向前,在距离氧化塘西北方向7、8公里的地方,已经十分荒凉,完全没有人烟,在排水渠里可以看到有不少尚未完全干涸的污水存留,这些污水都是红褐色,散发着恶臭。继续向北走,看到的情况更加触目惊心。

顺着排水渠,来带一片区域,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污水塘,恶臭冲天,水塘的水已经呈墨绿色,而远处用于改善土质的黑柳已经大片死亡,水塘周边的土质都已经变成了白色和黄褐色,刮开土的表面,可以看到里面已经是乌黑的。据周边的村民介绍,这片区域的水,到冬天会漫延到周边更广阔的区域。

顺着污水渠,继续向下游走,此时,水渠旁边已经没有像样道路,沿路刺鼻的恶臭愈发浓重,身边开始出现成群的像硬币大小的蚊虫。向北再步行大约3、4公里,污水最终在这里汇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污水湖。

就在这样一个看上去还挺美的地方,实际上充满了臭味,往水中扔了一块石头,溅起的水花都是红褐色的。

这个巨大的污水湖向北伸延,一路向湖水中抛掷石块,溅起的污水五颜六色。由于味道实在太过呛人,只有戴上围巾遮挡气味。目睹此景,不禁想问问当地的环保局局长敢不敢来这里游泳。

沿着污水湖西侧,再步行大约两三公里,来到了这个湖水尽头。湖边很多小坑充满了水蒸发后留下的白色长条状结晶体。

用卫星地图查看了这个地方后计算,这片污水湖面积大概在6000亩左右,在这张图片上污水湖周边的土地已经变成了白色。

三、一边制药赚钱,一边大肆非法排放污 染制药企业良心何在

尽管采访过多次非法排污,但在内蒙托克托县看到的污水塘还是令大感震撼,而根据村民反映,现在看到的还是水较少的时候,那么这些年来污水塘总共容纳了多少污水已无从计算,这些水到底是从哪来的?对当地环境还有着什么样的危害呢?

在托克托县伍什家镇的树林村的氧化塘北边,发现,还有几个新建的池塘正在施工当中,在这里,遇到了司机成师傅。

成师傅告诉,他是托克托电厂的工人,这些污水塘是托克托工业园的企业进行污水处理的地方,那三个已经盛满污水的池塘是早已建成的,因为不够用,政府向附近的村里征地,这些新的池塘是去年才开始修建的,还打算再建三四个。托克托县公开资料也显示,2005年到2008年,托克托工业园区配套建设了三座氧化塘,总容量180万吨。按照设计流程,污水应先经工业园区一级处理即企业自行处理后,再进行二级处理,也就是由污水处理厂承接企业废水,最后再进入氧化塘无害化处理,那为什么树林村和姑子豪村附近氧化塘里的水对村民影响还是如此严重呢?6月1日,来到了托克托工业园区。

面对,托克托工业园区并不愿意接受采访,那这座园区在污水处理方面到底有什么不想让知道的呢?公开资料显示,托克托县工业园区2003年成立,到2011年,园区累计引进项目40多项,建成投产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26家,其中生物制药企业就有石药中润、神州制药、中牧生物药业等11家,为全国较大的生物发酵基地。调查发现,国内知名的水处理企业上海联合水务集团公开信息表示:2011年2月,联合水务与托克托县政府签订了协议,收购原托克托县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全部资产,并投资6000多万元进行技术改造,以达标处理园区内以医药废水为主的工业废水。而就在签订协议后不到一年,联合水务托克托处理厂负责人曾公开表示,他们与上游企业签订的排放指标COD也就是化学需氧量为300,这样联合水务能保证处理后达到COD60。但上游污水往往达到400以上,最高时候甚至超过1000,导致联合水务根本无法正常处理。在托克托工业园,污水排放量最大的企业是石药中润,能占到园区污水排放量的40%。那么联合水务反映的是否真实呢?6月1日,来到了托克托工业园内的石药中润公司,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现在企业已经被当地政府勒令停产检修达两个月。

调查显示,石药集团中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是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制药[0.25%]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拥有全球最大的青霉素生产线。石药中润同样拒绝了采访。那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家企业设备检修要两个月呢。驱车沿着这家企业转了一圈,没有看到生产迹象,这家企业真的已经停止生产了吗?

当天晚上11点多钟,再次来到这家企业,这一次,企业周边的散发出来的味道和白天大不相同。石药中润厂区周围充满了刺鼻的气味,明显能分辨出是青霉素的味道,越往近处,味道越重,那么石药集团中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园区的污水处理情况到底如何呢?联系上了一位石药中润的内部员工。

石药中润主要生产阿莫西林和头孢两种药品,面对环保部门的管制,工厂采取了“躲猫猫式”的生产方式,管得严些就晚上开工,管得松了就白天开工。这位员工透露说,事实上,石药中润此次停产并不是设备检修,真实的原因正是因为多次超标排放污水,眼下正被地方管理部门要求停产整顿。这位员工透露,2005年、2006年、2009年至少三次,石药中润因非法排污被环保部门要求整改。最近一次则是2011年5月18日,石药中润因“擅自通过生活污水管线超标排放”,被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罚款51.46万元。但每次停了又开,从没有真正停止过,那石药中润污水处理情况到底如何呢?

这位员工告诉,石药中润的污水处理设施也开,但处理不完。企业考虑利润,不愿过多投入设施,于是便把最浓的、根本处理不了的污水先放在一边,等到雨季暴雨来了,水渠满了,也没人出去看,就趁机把污水派出去。此外,在春节快过冬季的时候,或过年过节没人监管的时候,就大肆排放污水。

事实上,对于内蒙古托克托工业园区的排污状况,媒体曾进行过多次报道,托克托园区负责人也公开承认,在建园之初引进大型药企时没有严格执行三同时,也就是说,防治污染的设施与主体工程没能同时设计,施工,投产,由此埋下隐患。在氧化塘建成不久,托克托环保部门的监测显示,塘里这些污水的COD也就是化学需氧量指标平均在1万毫克每升以上,最高时达到3.6万毫克每升,高出国家排放标准100多倍。对于托克托工业园区的氧化塘排污,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曾进行过调研。

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托克托工业园区非法排污的背后是地方政府给予了这些企业一定的保护,这样就等于干预到了环保部门的执法,即便环保部门有心执法却屡受限制。马军认为,地方保护是企业非法排污最深层次的问题。

马军说,以石药中润来说,在青霉素生产当中,产生的污水内含丙酮、甲苯、丁酯、丁醇、三合碱等有毒物质,这些物质进入沙土地带,最终进入地下水,带来的危害远比在地表要大得多。另一方面,氧化塘距离黄河边平均距离不过三十公里左右,也给下游用水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从行业角度看,中国已成为全球原料药生产和出口第一大国,产能超过200万吨,占全球产量五分之一以上,但很多增长是以低价竞争换来的,以石药中润的主打产品青霉素来说,全球市场年总需求量只有五六万吨,而我国年产能在2011年就已超过10万吨,目前还在增加,由于产能过剩,企业不得不低价抢占市场,甚至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微薄的利润。环保部门象征性的处罚根本无法阻挡企业产能扩张的冲动。

环保部污染防治司副司长凌江说,尽管环境保护法对违法排污的企业有相关的处罚规定,但说老实话这项法律规定有点轻,现阶段却只能依法来办。水污染防治法修改过两次,每次非法排污的处罚都要加重一些,但这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还有一段路要走。

【半小时观察】

每年将近一百万吨的污水直接排放到地表,企业内部的员工现在都无法忍受所处的工作环境,当地百姓的生活,可想而知,收受到了多大的影响。内蒙托克托工业园是依托石药中润这样的企业,建起了全国知名的生物发酵基地。数据显示,2011年,托克托园区实现工业增加值127亿元,完成税收15亿元,正在力争建成内蒙古第一工业园区,然而,在靓丽数据的背后,我们付出的是超标排放给当地环境造成的严重影响。这里还有一组数据,相关媒体报道说,托克托县相关负责人透露,自2004年以来,当地累计用于生物发酵企业的环保治理资金达到2.1亿元,再加上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2.7亿元,远远超过发酵企业缴纳的3.3亿元税收,这其中还没有计算未来为恢复环境而产生的投入。在产业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的过程中,很多专家曾发出警告,一定要避免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然而现在来看,当初所担心的,在现在一些西部地区已经变成现实,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严守环保这根红线,对企业违法排污尽快处理,避免环境继续受到危害。对于企业违法排放的问题,我们还会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