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杨松云诉修建灵塔办公室著作权纠纷案

来源: 时间:2018-11-24 16:33:19

杨松云诉修建灵塔办公室著作权纠纷案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松云,男,1956年2月5日出生,四川省蓬溪县人,民间泥塑艺人,住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扎西吉彩林。 委托代理人:央金·群培,西藏自治区恒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行署修建灵>办公室。 法定代表人:格桑旦增,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杨加罗·索朗,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杨松云因与被上诉人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行署修建灵>办公室(以下简称灵>办)就塑造第十世班禅大师头像一事发生著作权纠纷,向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确认第十世班禅大师头像作品的著作权归其所有,判令灵>办给付其作品使用费26万元,并赔偿经济损失5万元。案经日喀则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关于“由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主持,代表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意志,并由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承担的作品,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视为作者”的规定,判决: 一、班禅大师泥塑头像的著作权归被告灵>办享有; 二、驳回原告杨松云要求被告支付使用费26万元的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杨松云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费5万元的诉讼请求。 本案诉讼费12400元,应由原告杨松云承担,因杨松云无能力承担,决定免交。 第一审宣判后,原告杨松云不服,向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理由是: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创作成果。”第十世班禅大师头像,是以线条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属于美术作品类中的塑像作品。该作品不是由谁主持、由谁提供资料和物质帮助或者由谁提出修改意见就可以塑造出来的。它的每一根线条、每一种色彩、每一块质料无不包含上诉人的智力创作痕迹,因此才使它具有独创性和观瞻性,成为十分成功的智力创作成果。被上诉人灵>办在上诉人创作大师头像过程中,虽然提供过资料(像片)和在生活上给予物资帮助,并对上诉人已塑造好的作品提出过修改意见,但是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三条的规定:“著作权法所称的创作,指直接产生文学、艺术作品的智力活动。”“为他人创作进行组织工作,提供咨询意见、物质条件,或者进行其他辅助活动,均不视为创作。”灵>办的这些行为并不属于智力创作。第十世班禅大师的头塑像,既不是灵>办创作的,也不是灵>办与上诉人合作的,更不是上诉人在灵>办的职务作品,而是由上诉人独立创作的。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上诉人是第十世班禅大师头塑像的创作者,该作品的著作权应当归本人享有。原审判决以灵>办主持并提供资料、物质帮助和提出了修改意见为由,将该作品的著作权判归灵>办所有,是错误的。二、上诉人是受灵>办委托创作第十世班禅大师头塑像。灵>办无论是在第一次口头委托本人试塑大师头像时,还是在后来签订合同要求本人复制第二个泥头像并铸造银头像时,均未对著作权的归属作任何约定。著作权法第十七条规定:“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总之,依照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上诉人对受委托创作的第一个大师泥头像和复制(实为再创作)的第二个泥头像以及根据第二个泥头像制作的银头像内外模型、模具和亲自铸造的银头像等作品,均享有著作权。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确认本案作品的著作权归上诉人所有,判令灵>办支付使用报酬,并赔偿经济损失。 被上诉人灵>办答辩称:第十世班禅大师头像是第十世班禅大师灵>的一个组成部分,该灵>的设计图纸中已经对塑像的标准、尺寸予以规范,因此塑像内容必须客观地体现灵>本身所具有的思想和宗教精神。所谓构思、创作,必须是独立于他人而进行的一种创造性的智力活动。事实证明,上诉人杨松云完全是在灵>办的主持下并且遵循灵>办的意志和要求塑造大师头像,他不可能也没有权利独立于灵>办的意志去对大师头像进行所谓的“构思、创作”。杨松云的工作是一种严格按照灵>办意志行事的劳务性工作。这项工作的结果是由灵>办责无旁贷地承担的。故原审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将大师头像的著作权判归灵>办所有,并驳回杨松云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应当维持。 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被上诉人灵>办组织修建的第十世班禅灵>内,需铸一尊班禅大师的银头像。1992年5月,上诉人杨松云从灵>办驾驶员处得知该信息后,来到灵>办要求承担此项任务。因杨松云从未见过班禅大师生前容貌,故双方口头约定,先让杨松云依照班禅大师的照片试塑大师的泥头像。在杨松云试塑过程中,灵>办给其提供了班禅大师的照片5张和物质上的帮助,并依班禅大师的五官特征先后多次提出修改意见。双方在当初的口头约定中,未提到塑像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及费用支付问题。杨松云试塑大师头像成功后,灵>办准备与杨松云协商签订铸造银头像的合同时,杨松云提出要支付26万元的使用费,因其要价过高未能达成协议。后经双方多次协商,于1993年1月15日签订了《研制班禅大师塑像合同》。合同约定:(1)杨松云在已塑出的大师头像的基础上,按从头顶到腮骨高27公分复制第二个泥头像,技术效果不低于现已塑出来的头像。(2)塑好第二个泥头像后制作铸造银头像的内外模型,并参与铸造工作。以上两项工程总造价为7000元,验收合格后付奖金3000元。双方对此约定无争议,并且已全部履行。其后,杨松云为著作权的归属和追索使用费起诉到法院。 上述事实,有双方签订的《研制班禅大师头像合同》一份,有被上诉人灵>办提供的班禅大师各种照片5张、参加修改班禅大师头像人员的证词、双方当事人陈述笔录等在案证实,足以认定。 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与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著作权有关的作品,应当是第十世班禅大师的银头像。在此之前的第一、>稿泥头像以及为铸造银头像制作的模型,仅系第十世班禅大师银头像“作品”形成前的铺垫环节,并非作品本身。一审法院判决为泥塑头像确认著作权的归属有误,应予纠正。 第十世班禅大师生前是我国著名的宗教领袖,国家领导人之一。为第十世班禅大师塑造银头像,是国家意志的体现。这项工作由被上诉人灵>办受国家的指定承办,全部应由灵>办承担。为第十世班禅大师塑像,不仅是为特定的人身塑像,而且此塑像还具有特殊的宗教意义,参加塑像的人不可能也无权利凭自己的想象去创作、发挥,只能按灵>办的意志创作。他们与灵>办之间,是雇佣劳务关系。故第十世班禅大师塑像的著作权,应当由灵>办享有。杨松云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主张著作权,并据此提出给付作品使用费和赔偿经济损失的上诉请求,理由不能成立。 上诉人杨松云在为第十世班禅大师塑像过程中,付出了艰苦劳动,被上诉人灵>办按照与杨松云签订的《研制班禅大师塑像合同》中的约定,已经给付了杨松云劳动报酬和一定的奖励。鉴于杨松云在此次劳务中所发挥的积极作用,灵>办还应当给予杨松云一次性经济补偿,具体数额由法院酌定。 综上,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款和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于1998年6月8日判决: 一、撤销日喀则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的第一项; 二、维持日喀则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的第二、三项; 三、第十世班禅大师“银头像”的著作权归被上诉人日喀则地区行署修建灵>办公室享有。 四、被上诉人日喀则地区行署修建灵>办公室一次性给付上诉人杨松云经济补偿1万元。 诉讼费一、二审各12400元,除二审收2000元外,其余免交。